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佛山的传说

已有 17 次阅读  2017-12-05 19:58
分享到:

佛山的传说

作者:王智恩  编辑配图:黛馨

中:中国四大名编之一张守仁老师.右一作者王智恩.左一编辑配图:黛馨.右二著名作家刘育贤.左二河南省灵宝市玉瑞生物公司总经理邢春霞。图片发自简书App

位于豫陕交界处的佛山,因秋季漫山都是红灿灿、透亮亮、如火一样燃烧的枫叶而闻名遐迩。

 佛山本不叫佛山。因山上浮云缥缈,初名“浮山”,后又改“福山”、“伏山”。怎么回事?这得从头说起。

  相传早些年间,一年迈老僧——觉远云游至此,口渴难耐。忽一个红衣女子从密林深处飘然而至,如一片纤巧透亮的红叶。觉远眼前一亮:阿弥陀佛,浮山竞有如此美貌的女子!故问女子:山上可有山泉解渴?女子看着他雪一样的胡须,说:“那我能叫你一声胡子爷爷吗?”觉远笑了,女子的脸也笑成了花儿,转身又翩然消失在丛林之中。不大工夫,提着一只盛满甘洌山泉的竹筒来了。老僧饮了山泉,顿觉神清气爽,身轻如燕。见此地居高临下,一览众山如聚,远望万山碧透,晴空如洗,山下村舍俨然,好一派清澈明净的风水宝地啊。觉远遂即决定在此诵经布道,修身养性。

  红衣女子叫叶儿。觉远来了后,她就成了他的影子,寸步不离。她帮着在山上种菜,她喊来她的父亲和乡邻建寺院,觉院感叹:“这是菩萨送给浮山的好女子啊!”

  寺院渐渐有了规模,命名禅林寺。几年过去,不仅洛州,渭华及晋、豫、鄂之善男信女亦纷至沓来,禅林寺香火旺盛,热闹纷繁,浮山的禅林寺遂名播天下。

  浮山热闹起来,山民们摆摊设点也能赚取些银两。

  浮山枫叶也年年层林尽染,漫山红透,灿若朝霞。

  一老秀才说,觉远给浮山带来了福气,就改浮山为“福山”吧,“福山”之名由此而得。

  一天,来了个落魄的僧人,法号悟真,因他不慎卷入一场私人恩怨,不得不远逃他乡以避祸端。好心的觉远就收留他。

  叶儿看到此人却说:“胡子爷爷,这个悟真不好”。果真,这悟真好吃懒做,不挑水劈柴、下地种菜,还睡懒觉。觉远劝他,他不听不说,竞下山偷人衣物、粮食拿出去卖,买酒来喝。他还嬉皮笑脸地看着如花似玉的叶儿说:“福山的女子真好看啊!天下没见过比福山女子更清秀的。我干脆还俗,娶了你吧?”

  叶儿气得脸发白。再次说道:“胡子爷爷,把悟真赶走”。

  觉远道:“他无家可归,我赶他,佛不应啊!”

  可悟真更变本加厉,竟然偷山民鸡羊猪狗,或卖或吃。他还偷香客的银两细软,对漂亮女人动手动脚,行苟且之事。

  觉远终于忍无可忍了。正色说道:“出家之人, 本应安分守己,戒贪戒欲,行善乡里。你却屡做鸡鸣狗盗、秽淫苟且之事。觉远不敢再留,你自寻生路吧”。叶儿一旁拍巴掌:“胡子爷爷做得对,赶他走”。

        悟真只好走了。

  这年秋天,叶儿到华阴姑姑家待了几个月。回来后,父亲告诉他,胡子爷爷不在了。

  叶儿跑上福山,对着枫树林中觉远的新坟大哭。她的眼泪像滂沱大雨,整个福山都流泪了。

  福山往年铺天盖地的红艳艳的枫叶不见了踪影,只有光秃秃的树、荒凉凉的山。

  禅林寺里,往日烟雾缭绕的景象没有了,门前是也车马冷落,没有一个香客。

        叶儿想,定是悟真害的胡子爷爷。

  一天,一觉睡到日西斜的悟真伸着懒腰刚出门,身子“呼啦”一下就被一根绳子吊到了半空。一身红衣的叶儿站在远处,手里套着绳子另一头说:“这是我套野猪的机关。你说是不是你害死胡子爷爷的?不说,就把你吊死在禅林寺”。

  悟真无奈地说了原委。他被赶出去后,游手好闲、衣食不保,无处安身,只好回来再找觉远。觉远说:“你已坏了禅林寺的声望,贫僧不敢收”。见收留无望,悟真恼怒成羞,一拳打了过去,可怜的觉远一命呜呼了。

  叶儿手一松,悟真就从半空中摔了下来。谁知这悟真是练过功夫的,摔在地上毫发无损,狞笑着说:“就凭你一个小女子,敢和我斗!别和我斗了,福山谁都斗不过我的!看你长得水灵,不如依了我,给我做女人吧”。

  叶儿闪着亮亮的眼睛说:“胡子爷爷不能白死”。

  但叶儿病了。以往她生病了,胡子爷爷都要来看她,给她熬药,她一喝他熬的药病就好了。如今,这一病就是大半年。

  悟真被吊过一回后就谨慎起来。他在寺院里养了几条恶狗,他白天走路都牵着,生怕再遭人算计。晚上也没人敢靠近禅林寺。自此,这悟真更加肆无忌惮,山上山下,明抢暗夺,欺男霸女,干尽恶事。曾有山里精壮汉子拿着斧头棍棒要除了悟真,但没有人是悟真的对手,要么被打得头破血流,要么被打致死。于是这悟真恶名远扬,谁提起“悟真”两字都浑身发冷。

  福山更是路断人稀,再也看不到禅林寺香火缭绕、香客如云的景象了,山民也不能在福山摆摊设点,平日连门都不敢出了。

  福山无福,福山倒了。有人干脆把“福山”改成了“伏山”。

  夏天时,叶儿的病渐渐好了。

  一天早上,天还没亮,叶儿就上了伏山。

  悟真见病后的叶儿俏脸儿泛白,眼睛显得更大更亮更妩媚,眉儿如弯月,嘴唇红润精巧,瘦削的身子,更显苗条,尤其是那身红衣服,像火一样。这恶和尚早已神魂颠倒,垂涎三尺了。

  叶儿说:“你不是想娶我吗?”悟真喜得差点蹦起来。悟真怕叶儿又给他设套,暗暗地提防着。叶儿却早上山、晚下山,打扫院落,挑水洗衣做饭还种着菜,看不出半点给他下套的迹象,悟真心想这叶儿恐是斗不过他,依了他了。

  听说叶儿要从了悟真,父亲吓傻了。村里人也愣了。问她,她抿着嘴啥也不说。

  转眼就到了秋天。这一天,叶儿对早已急不可耐的悟真说:“我们浮山有个讲究,坏事做得太多的人在娶亲前,要用松油粘去身上恶气、邪气,要不,结婚不出三天就化脓流血,气绝而死。你害死了许多人,坏事做得太多,更要除恶气、邪气”。悟真赶忙问怎么个除法。叶儿就告诉他,到树林里找松树,把树身的松油取下来,糊在身上,几天后再揭去,恶气、邪气就让松油粘走了。秋天松树上到处都是亮晶晶、黏糊糊的松油,悟真二话没说就跑进树林,照着做了。叶儿照旧屋里屋外忙,还从山上背回了干柴,堆满了屋子。

  几天后的晚上,叶儿把灶膛的火点起来,问悟真:“你知道这松油除了避恶气、邪气,还能做啥?”

  涂着满身松油的悟真摇头。

  叶儿站起来,那一身红衣像一团熊熊的火。叶儿从灶膛里抽出一根烧得正旺的松枝,冷冷一笑:“它还能除掉恶棍!”说着把手上的松枝朝悟真身上扔过去。松油见火即着,“呼”的一声,悟真立时变成了火人,哇哇大叫起来,他身上的火又引燃了屋子里的干柴,禅寺林霎时变成了一片火海。

  那一夜,浮山周围几十里地的人都看到禅林寺一团红光弥慢开来,染红了天空。

  谁都奈何不了恶棍,被一个穿红衣的女子叶儿除掉了。

  除了恶棍,叶儿在已变成废墟的禅林寺旁放声大哭。她的哭声如秋天的风,凄凉而悲伤。人们说:“叶儿这是哭她的胡子爷爷哩”。

  第二天一早,人们突然发现浮山上多年不见的枫叶一夜之间红了,漫山遍野的枫叶如火一样汹涌澎湃.......

  叶儿火烧禅林寺除恶的事很快就传开了,远近的僧人于是先后来到浮山,重建禅林寺。求神拜神的香客又熙来攘往,伏山又热闹起来了。禅林寺僧人越来越多,且都安守佛道,心怀慈悲,为民祈福,扶弱济贫,深得民心。于是,人们又将伏山改为“佛山”。

  佛山上的枫叶自此年年红透,灿若朝霞,而佛山之名亦沿用至今。



作者:添情
链接:http://www.jianshu.com/p/4f6035207634
來源:简书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