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白岩松与《道德经》

已有 53 次阅读  2018-04-15 09:37
分享到:

白岩松 | 《道德经》是我的生命之书,它改变了我的人生

2018-04-02 生命是一场创意之旅
本文转自公号“豆瓣时间”,是乌镇文化大讲堂上白岩松的讲演。今天推送的是上篇。还有中和下。




因其无私而成其私。


——《道德经》






为什么《道德经》是我的生命之书?


怎么跟《道德经》结缘呢?为什么它是我的生命之书?也许《道德经》也是你们在座某些人的生命之书,或者从明天开始也是你的生命之书,那我觉得挺好,我是《道德经》的志愿者吧。


24岁的时候开始成为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节目的主持人,这就坏了,采访无数的大家,采访了半年之后,我觉得老天比较照顾我,幸运的触碰到了一部书叫《曾国藩》。一个多月的时间全看完,一下子觉得自己成长了不少,1993年,从此放下,隔了24年,去年春节前后重新看了一遍《曾国藩》。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大部分的情节我居然都忘了,但是我发现价值观已经是我的了。那本书里相当多的价值观已经成为我的价值观。


读书有的时候就是这样,你以为很多细枝末节你都忘了,你就没看过这本书,不对,它已经牢牢的塑造了你。


其中曾国藩大半辈子有几次重要的学理转变,你想想看,那时候中国的文化人没有不是儒家的,都是儒家的人。所以曾国藩由儒家入仕,然后官至四品,但是在京城居大不易,四品这年头八项规定,车都取消了。后来他开始接到生命重要的转变,开始办湘军,开始由儒家转至法家,所以就有了曾剃头这样的说法,一切都是从严,然后以法家的这种只为结果,不考虑过程。但是屡战屡败,一次又一次的跳河被人救起,到现在我都没搞明白,他是真跳河,还是发现有人救他所以跳的。但是一次又一次的跳河,屡屡攻不下太平天国的总部,心灰意冷,把所有人都得罪掉了。恰巧他父亲去世帮了他,回家奔丧,闭门不出。左宗棠写信骂他,你以你爸去世来放弃天国之责任。但是曾国藩就在这次回家的过程中,重读老子的《道德经》,结果豁然开朗,突然发现刚强无法胜柔弱,或者叫柔韧,结果他带着老庄的哲学出山,人际关系全部捋明白,一举攻下南京,奠定了他的事业之鼎峰。


这是曾国藩由儒到法再到老庄的人生故事,对于我来说或许是24岁的时候读《曾国藩》隐隐约约的有这样的印象,但不记得了,我觉得是某种偶然或者命运,在36、37左右,或者35、36左右走进了《道德经》的世界。


刚才杨葵介绍,其实我觉得可以从另外一个方面去解读,成名太早,对于我来说不见得是好事,其实对于谁来说都不见得是好事。我做了一个比喻,成名太早犹如楼起的太高却没支安全网,越高越危险,如果把持不住,它就会向另一个方去转化。


我觉得累积到35、36的时候困惑很多,其实两个非常重要的困惑在《道德经》里得到了最浅显和直接的解答,当时并没有真正的走进《道德经》的世界。


第一,私和无私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第二,你得到了各方的赞誉或者是你得到了越来越多,满怎么办?



因其无私而成其私


在《道德经》里头原本是“因其无私而成其私”,我把它翻译成无私为大私,豁然开朗。你想想做新闻节目的,稍一不注意就会去揣测二老——老领导、老百姓。任何揣测都相当于下注,不一定会赢的,风险会很大,怎么办?但是当我看到“因其无私而成其私”,“无私为大私”的时候豁然开朗,一切都不必去考虑,做你该做的事情。当你真无私了,你所做的这一切不是为了自己获取什么,你可能就安全了,用外在的角度来说就成其私了。


但是我的目的不是为了成其私——我拥有什么,而是你突然获得了某种解放。因此十年前曾经有记者问我,你做节目的时候是考虑老领导还是老百姓?引诱我说老百姓,但是我说我从来都不考虑,二者我都不考虑。那位记者很惊讶,你连老百姓都不考虑?我说我只考虑这条新闻该怎么做。当你考虑这条新闻该怎么做的时候,它就对了。


中央电视台换台长换的很勤,我希望未来稳定一点。但是换了这么多台长,我只去过台长办公室两次,全是被动的,20多年只去过台长办公室两次,还是被提溜过去的,说公事。


偶然也会有忐忑,我知道有的人经常去台长办公室,我总不去成吗?结果很多年后读到了已经去世的杨伟光台长的相当于自传里头有这样一段文字:我最讨厌那些有事没事敲我门来找我的人,又费时间又费茶。他说,我最喜欢的就是那些安安静静在自己岗位上做事,从来不来办公室套关系的人。


先一身冷汗,然后热泪盈眶,幸亏没去。二,感恩杨台。杨台去世的那一天是我在母校校庆,宏大的纪念场所,就在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忽然接到一条短信:刚才杨台去世了。我转身离开了喧闹的场所回家,一路上就想起了一句话,一个人对了,所有的人就都对了,这是我送给杨台的,或者叫纪念的词语。我觉得一个人对了,一群人就都对了。


可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又回到了所谓因其无私而成其私。我们现在很多人做的很难的重要原因是科长在猜处长想什么,处长在猜厅长想什么,厅长在猜部长想什么,部长在猜想什么,人家在想的是老百姓在想什么呢?其实回到规律,回到这件事该怎么做可能靠谱。



水杯子满了,你有没有勇气泼掉它?


第二个让我走进这个世界的就是来自对满的思考,当时可以给它翻译成类似这样的意思:水杯子满了,这个水满了就再也倒不进去任何东西了,怎么办?泼掉它。


我记得十几年前刘宏大哥,作家,那阵子我得到的太多,又是金话筒奖,又是什么十佳青年等等等等诸如此类的,结果刘宏有一次碰见我,哎哟岩松如日中天,小心落山。我说大哥放心,我正在找一个地平线准备升一回。我就关掉了手机,辞掉了我当时主持,闲居一年去开发新节目,没有那闲的一年,我没有后来再往前走的动力和能力。


但是很重要的一点也与这种相逢紧密相关,水杯子满了,你就再也倒不进去任何东西了,怎么办?泼掉它,你有没有勇气泼掉它?我们回头去看计算机,我们先不要说计算机、计算器,不管曾经运作过多大的数目,想要再算1+1都要清0,因此清0是极其重要的过程,但是我们很难。



老子是一个特具有微博和微信精神的人


我觉得这两条一下子让我满心欢喜,然后就一步一步往里走。到现在十几年过去了,我只能说《道德经》有点像巴赫的音乐,看着非常简单,越看越复杂。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就是这个道理,看着很复杂的,最后仔细一想非常简单,看着很简单的,越来越复杂。巴赫如此,我觉得《道德经》也如此。


老子恐怕是一个特具有微博精神和微信精神的人,五千字,81条,把《道德经》就弄成了全世界翻译各个语种发行量仅次于《圣经》的一本书。历朝历代多少人靠这五千字活着,我觉得五千字特别好,我带我的研究生的时候,两年的学制起码要抄两遍《道德经》,一点不复杂。这要是五万多字就比较麻烦了,更不要说50万字。


后来我发现50万字的书五六个字说清楚,但是这五千字的东西越绕越绕不明白,我越往里看,越觉得总能看出新意。生命之书很重要的一点就在于不仅是它重要,还在于你每一个生命历程,由于你的历程总可以跟它碰撞出新的东西,这也正是音乐要比文字我觉得更重要的,也不能说重要,更容易与人相伴的原因,因为音乐是在文字停止的时候才开始,当文字无法说清的时候,音乐才开始。因此你不同的年龄碰撞出同样的旋律,但是你感觉不同的起承转合,我觉得生命之书一定要有这样的意义,不同的年岁碰到的是不一样的东西。


小学生看《道德经》,抄,相当于成语,名人名言。20多岁抄《道德经》,会觉得这里头有一些话挺有意思,很酷。到三四十岁的时候可能要解困惑,六七十岁的时候甚至变成养生了,你的每一个阶段都要与之对应。接下来要说《道德经》是什么,为什么它会成为我的生命之书。



道是什么?


首先有几个点,最简单的要给大家破译,要不不好说。道是什么?先写这个字,先写这个首,接下来一个走之,首就是脑袋,或者说是思想、智慧,走之是行为。因此中国最本源的字其实是知行合一的标志,而且笔划还真不能错了,你得先写这个首,然后是走之,《道德经》恰恰如此。


《道德经》分道篇和德篇,所以称其《道德经》。在我看来道篇是大千世界宇宙运行规律的阐述,而到德篇的时候,当你了解了相应规律之后,如何指引你的行为,那不正是道这个字的标志吗?知行合一不就在这个道字上吗?你发现中国的一些大词全与此有关,道路、道理,更不要说道德。农民起义都要替天行道,弄的日本喝会儿茶都叫茶道,一起了茶道就玄妙了,到现在为止没有人说日本的茶好喝,但是都觉得茶道很高深,没有一个人说日本的茶好喝,中国的茶很好喝,就没有茶道,你看这个道字一加会产生多大变化。


道是中国文化非常本源性的东西,我们现在叫儒释道,但是顺序不是这个顺序,这是历朝历代的统治者排列的顺序。独尊儒术,废黜百家,现在不是了,但是儒术依然是排在前头的。然后是释,那就是从印度传过来的佛教慢慢的被中国化的改造。再慢慢是道,你发现道已经被边缘化了。但是如果从历史发展的角度来说,是道、儒、释,先有道,后有儒,然后才是释。


前几天两会自闭幕式,人大闭幕,总书记讲话讲到中国文化思想的创造的时候,我很开心,是从老子、庄子、孔子、孟子这个顺序说到的。


过去坦白说很多朝代是不太提老子和庄子,为什么?在中国老庄是哲学,孔孟不是。刚才你看叫儒术,儒家是一种精世之学,与人交往,打交道,维持社会的正常运转,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所以它好使。但是老庄是一个哲学,它不仅仅是人生的,哲学要探讨的是世界运行的规律,《道德经》就是阐述这个道的。所以由此你就明白道在中国文化当中具有的本源性和在历朝历代中慢慢变革。



《道德经》里最重要是“一切反着看”


任继愈老先生说《道德经》是写给弱者看的书,我觉得不是,我看了这么多,一遍又一遍,我觉得首先《道德经》是写给统治者看的,然后才是写给君子和圣人们看的,不是写给弱势群体看的。但是每一个人都该看看,因为除了去探寻很多的规律之外,我觉得在《道德经》里有一个最重要的东西是它一切都是反着看。


反着看是《道德经》重要的哲学方法。


首先什么是道,这个大家最晕,道是什么?你可以想象成大千世界运行的一种规律。但是说出来可能就是错,因为老子自己也说了,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这个道可道,非常道,我说的这个道不是你们常说的那个道,所以这句话很绕的。但是我们还可以换个角度去解读。


老子写《道德经》的时候是被逼的,过海关要出去溜达,被海关负责人扣住了,海关负责人(一看),哟,老子,打此过留个纪念吧,给我写篇东西留下,要不不放你走。老子写下五千字《道德经》走了,要不老子还不说呢,还不写呢。


道可道非常道,我们都知道这是《道德经》的开篇,但是那个时候没有句逗,所以这12个字还可以换个角度去解读。道可道非常道,你把它切割一下,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一件事情你说东他说西这是常理。其实接着可以再升一个层次,世界万象看似对立的东西,却可以相互转化,可和非是可以相互转化的。这一点才是《道德经》很多事情反着看的一个重要的因素。


比如说为什么说反着看,我得拿现在大家明白的词汇,我们这个时代都在聊什么?成功、智慧、有用、胜利、大、刚强,这是这个时代倡导的东西。老子全是从反面说的,当我们这个时代四处吆喝成功学的时候,老子那说的是功成身退天之道,别在那呆着,什么事成了撒腿就跑,您别留在那。跟我们现在的成功学一样吗?


智慧在老子那就变成了愚,大智若愚,别那么聪明,你一聪明人们就开始跟你斗心眼儿,斗着斗着就复杂了,纯朴的东西就消失了。


我们这喜欢塑造各种各样的英雄模范等等,这是应该的,但是老子不这么想,老子说不上贤,使民不争。就是不去说谁是贤人,这句话在我带孩子的时候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我几乎没有跟孩子说哪个孩子非常好,因为你只要跟孩子说那个A特好,说到足球那个B特好,说到谁C特好,就会让他产生我不好。尚贤就会产生这样的对比,一会儿我还会讲到,老子讲了很多。因此他强调大智若愚,他强调不尚贤,使民不争。包括他后来说不去把很多东西标的很贵的价格,人们就想偷盗它。黄金有什么用,我一直认为最贵的东西是最没用的东西。人们都想得到黄金,是因为标价太贵了,你说它真有什么用?真没什么用。


我们这个时代都在强调有用,老子强调的是有用和无用之间的关系。有则以为利,无则以为用,利用。有和无也是相互转化的。



老子的现代性


你看它这里谈到的,我们说是一个男权的时代,但是老子有几点是非常现代性的,老子是人类最早的真正的平等的倡导者,老子是女权主义者,老子是绝对的理想观念,老子是民主的倡导者。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怎么这么现代的词给他,我给你举几个例子:


第一,老子是全世界最早的真正平等的倡导者。你看老子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样一听不会翻译的话,一听天地不仁,以万物都为狗。No,老子的这句话是指天地从来对世间万物万人没有任何偏爱,在它面前所有的事物和人都是在祭祀它的时候在它的祭祀台用草编的狗,老子的平等观超越现在的平等观。我们现在更加强调的是人和人之间的平等,但是老子已经开始强调世间万物的平等,甚至都不是众生,他赋予了一切予生命,这是不是最高的平等。因为他光在这一处有这样的解读,你可以说是瞎翻译,但是不只一次,后面还有类似的叫“天道无亲,常与善人”,什么意思?他说天之道不亲近世间的任何人,因为平等对待,但是更奇妙的是最后得意的不仅仅是善良,还包括懂得规律和尊重规律的人是更容易得意的,他再次强调天道不亲。平等吧?


第二,女权主义,老子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早的女权主义者,他认为三种东西最接近道,排第一的是水,排第二位的是婴儿,第三位的就是女人。他在《道德经》里不只一次用性,男性、女性等等去形容这个道和运行,因此他始终认为女性高于男性。他说最后真修理男人的不都是女的吗?这里我就不好去说了,直播容易误读,大家去找文本去。


第三,他是民主主义者,他强调的是无为,别整事。但是这里我要给大家解读一个容易引起误解的地方,大家一提到老子就是消极、无为,是吗?《道德经》里有重要的9个字,叫“为无为,事无事,味无味”。如果要是无为干吗要为?为无为,什么意思?事无事什么意思?味道的味,味无味。反过来讲,岁数小的时候没有人知道,大部分都不爱吃青菜,不愿意喝白水,没味道。愿意吃肉、糖、可乐,年轻了之后辣的,现在全中国人都吃辣的。我不是觉得辣的好吃,是这个时代很糟糕的一个重要标志。当然我还说辣的也挺好吃的,为什么说是糟糕的标志,因为人们没有耐心味无味,川菜的顶级川菜没有一道辣菜,川菜的标志清水白菜,但是那个清水白菜是把所有的味道做到回到无味的状态,到了我这个岁数就爱吃好吃的青菜,像今天中午吃的青菜,昨天晚上吃的青菜,好吃极了,肉的味道反而淡了,这个时候你才明白味无味的含义所在


(未完待续,还有中篇和下篇)



附:乌镇文化大讲堂

“乌镇文化讲堂”由著名建筑设计师张永和、雅达国际董事长蒋建宁、文化名人白岩松、作家杨葵、北京势象空间创始人李大钧联合发起。未来,“乌镇文化讲堂”将陆续邀请国内外文化名人,就文学、艺术、建筑、设计、教育、出版、影视等文化产业领域,发表专业化演讲。


“‘乌镇文化讲堂’落户乌镇有着深远的意义。”作家杨葵说,乌镇人文底蕴深厚,作为世界互联网大会永久会址,乌镇已成为世界的焦点。




原创专栏 | 镜心录

洞察心灵,提升觉知


生命是一场创意之旅

共享生命之美|滋养内心的力量

保持独立精神|对自由一探究竟


商务、投稿、转载合作:hellen169@126.com

扫码关注我们

10W+道友一起踏上向内探索的旅程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