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李镇西: 组织老师们玩玩儿又有什么关系呢?

已有 12 次阅读  2019-05-14 14:52
分享到:

李镇西: 组织老师们玩玩儿又有什么关系呢?

 李镇西1 镇西茶馆 

先解释一下题目。“组织”是个动词,指的是学校统一安排并率领。“玩玩”指的是假期外出旅游。

明白这个题目的含义后,可能不少人会忍不住笑我:“你胡说八道,在做梦吧?”

记得十多年前,每逢暑假好多学校(没有做过统计,估计不是所有学校,我不好说是“多数”还是“少数”,但应该是很多学校)都会组织老师(当然更多的是高三或初三毕业班的老师)外出旅游——近的就在国内转转黄山黄河,远的就去游游新马泰或欧洲……当然,能去哪里和学校能够支配的经费也有关系,但总归会去“放松放松”。

的确应该“放松放松”,老师们好不容易辛苦了三年——为了学校的升学率,老师们牺牲了多少休息日啊?终于暂时“解放”了,至少在下学期迎接新生之前,有两个月时间可以调整调整,利用这个时间看看祖国大好河山,愉悦身心,扩大视野,丰富知识,还能加深同事之间的情感,并能让老师们更加热爱学校——所谓增强“凝聚力”……不是应该的吗?不是一举多得吗?就算是学校对老师们的一种“慰劳”,或者干脆说就是“福利”,也是挺好的呀!

但十年前搞绩效时,这福利被取消了,一起被取消的还有以前教师节、中秋节、端午节等都会发的“慰问费”(在不同的地方叫法不一,总之或多或少会有一笔钱),理由是:“搞了绩效,这些都包含在绩效里了。”于是,从那时起,教师暑期的集体旅游便停止了。再后来,各种新的文件精神不断传达,政策的一步步收紧,老师们的正常出差(比如开会或参加培训等)时间都被卡得很紧,报账时如果有半天空闲说不出“正当理由”,就报不了账。

尽管我参加革命工作(忠诚党的教育事业当然属于“参加革命工作”)几十年了,但也许“觉悟”一直没有“提高”。我总是单纯而朴素地认为,老师们辛辛苦苦几年,学校组织大家出去去玩玩儿有什么关系呢?嗯,我知道有关部门会说:“这是公款旅游!”嗯,确实是公款,但如果理解成对教师的福利费不可以吗?只不过这个福利费没有打老师的卡上,而是集体开支统一使用。

可能还有领导会开导我:“什么都已经算在绩效里了,包括旅游费!”嗯,我知道。我这里不对绩效改革是否成功发表评论,我只想说,十年过去了,当初绩效改革的初衷实现了吗?老师们的意见是更少了还是更多了?当初搞绩效,按我的理解就是让老师们的收入有绝对的增长,如果绩效前老师们除了正常的收入另外还有包括假期旅游在内的福利,而绩效后这些福利都包括在绩效里了,看起来老师们的收入提高了,但这难道不是在玩“朝三暮四”吗?

就算(我说的是“就算是”)老师们的旅游费包括在绩效中发给了老师们,但估计许多老师还是舍不得把这笔钱用于旅游——特别是广大乡村教师,因为家里经济困难,要开销的地方太多了。而如果学校统一组织旅游,并统一开支经费,就会“强迫”每一个老师拓展视野——有的地理老师给学生讲了一辈子长江长城,可是他的双腿都没迈出过本省的地界;有的语文老师给学生讲了一辈子“江南好,最忆是杭州”,却连西湖都没去过……这样的老师,难道不应该“强迫”他去旅游吗?

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老师们出差不可能顺便玩玩儿?比如到上海开会,提前一天去,转转东方明珠之类,或推迟一天回来,看看外滩的霓虹灯。老师们很少有外出开会、学习的机会,好不易有了这个机会,“这不准”“那不准”,多没劲!据说,有的地方为了防止外出学习者利用学习时间去玩,报账时必须附上手写的听课笔记——我的天啊!

我知道有的学校派老师出去参加培训,都会见缝插针(比如利用晚上或者周末)地“玩玩”,但哪怕用的是正当的休息时间去玩,带队领导都会一再打招呼:“千万不要说出去了!”“千万不要发微信!”“发微信一定只能是我们在开会、学习!”等等。明明是很正当的事(又不耽误正事,自己的时间难道不可以自己自由支配吗),却不得不这样藏着掖着,甚至弄虚作假,让人很是觉得悲哀。

当然,我也想过,一般来说,学校的校长、主任出差的机会要多得多,一般的老师相对机会比较少,如果这方面一放开,会不会催化腐败?但我又一想,这可以通过制度设计,限制干部外出,而尽可能把更多的机会提供给老师们,这是对老师最好的激励。2013年3月,我任教的武侯实验中学准备派十来个老师去武汉听美国著名教师雷夫的报告,当时我就明确规定,这次一律不派干部,只安排老师们去(作为校长,我那次是自己解决的相关经费)。我们做到了。

我不知道禁止学校组织老师旅游是不是“反腐”的延伸,但我想,“反腐”不应该让老师们更没有职业自豪感吧?为什么要把对准腐败分子的利剑对准普通的老师呢?当然,如果有老师腐败——这也不是没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一个都不应该放过。问题是,学校组织老师集体旅游,就叫“腐败”吗?

顺便说一句,因为走了样的“反腐”,现在连一些正常的学术活动都难以开展了。我有一个工作站,教育局也给了不少活动经费,这些经费往往用于聘请专家学者给学员们开设讲座,但现在各种规定——这种规定已经超出了教育局的权限,这也“不准”那也“不许”,结果请个专家比登天还难,最后我干脆不请了。我就不相信,如果连正常的学术活动都难以开展,这是“反腐”所要达到的目的吗?

其实,以前学校统一组织外出旅游,也不敢说是“旅游”,而总要找一个冠冕堂皇的名目,比如“学习”“考察”“培训”等等,只不过那时候上面睁只眼闭只眼而已。其实,我在想,就光明正大地说“旅游”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组织老师们玩玩儿又有什么关系呢?

有人会说:“老师可以暑期旅游,那其他行业,比如公务员、医生、警察等,又该不该去旅游?如果只是部分行业有这个福利,这有悖于社会公平!”我认为,所谓“公平”从来就不是“平均主义”的代名词,真正的公平恰恰是合理的“差别化”对待。各行各业完全可以也应该根据自己的特点有相应的“福利”,包括同样辛苦的医生护士、公安干警,环保工人,等等,该“特殊照顾”就得“特殊照顾”。

不就是多出点钱吗?所谓“让人民共享改革成果”,不也应该体现在这些地方吗?

所以我有一个更大胆的建议——反正只是建议嘛,说了没用也不要紧,我不妨说说——上级在给学校拨款时,明确把教师的旅游经费按人头纳入其中,专款专用。将其合法化、制度化,写在明处,不必遮遮掩掩,或巧立名目。

如果因为老师能够暑期旅游而让其他行业的人“眼红”,好呀,你来当教师嘛!如果真的全社会都因“教师福利太好”而争相报考教师,连高三考生中的尖子生第一志愿都放弃清华、北大而填报“师范”,这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来说,不正是喜从天降吗?

 

                                                                            2019年5月12日晚

分享 举报